位置:首页 > 健康育儿 >

“龙宝宝”催生商机海外商人齐忙活

作者: | 发布时间:2019-10-07 01

  加拿大:

  “月嫂”抢手费用高昂

  几年前因为“猪宝宝”在加拿大红火起来的“月子中心”,在“龙宝宝”盛行的龙年却“逆市走低”,而上门陪月的“月嫂”则开始风靡整个加拿大。但是“月嫂”可不是谁都消费得起。

  来自国际先驱导报的报道称,首先,主顾家必须有大房子,“月嫂”要有私密空间(不与宝宝同住一室);其次,“月嫂”只管照顾婴儿,伺候产妇坐月子都是顺便,至于其他家务琐事一概不理,“月嫂”的一日三餐还要由主顾家伺候照料;第三,今年是龙年,“月嫂”供不应求,在大温哥华地区,报酬已由3000~3500加元/月(1加元约合6.29元人民币)上浮10%左右,且有继续水涨船高的趋势,这个价码已超过当地许多白领职员的月薪。

  “既然"月嫂"要价比新爸爸的月薪还高些,那么与其请"月嫂",还不如让新爸爸请假歇工一个月"自力更生"划得来。”从多数这样的抱怨声中,不难看出,“月嫂”在加拿大,目前还属于富人的专利。

  月嫂这样的身价让很多人开始怀念之前火爆加拿大的“月子中心”。本世纪初,许多向往“出生地国籍”的华裔准妈妈在巧舌如簧的中介鼓动下,纷纷来加拿大分娩,并住进“月子中心”。这其中既有拥有加拿大永久居住权、但本人住在国外的准妈妈,也有所谓的“双非”父母。倘若前一种情况,只要按规定缴纳过家庭医疗保险金,生孩子仍是公费,但“月子中心”费用加中介等费用,也需要几十万元人民币;倘是后一种,生孩子就需自费,由于加拿大没有非公立普通医院,无医保产妇的收费标准几乎为天价,医院收费加上中介等费用,会让“坐洋月子”的费用再翻一两番、甚至更多。

  所以,几年前因“猪宝宝”火爆到极致的“月子中心”,却在“龙宝宝”盛行的龙年“逆市走低”。其中除了轮番上涨的价格因素,业内人士称,更重要的是因为“月子中心”系规模化经营,可“月嫂”行当目前在加拿大还没有行业规范,而加拿大偏又是什么都要证书的规矩国家,一旦当局认真起来,“无证经营”非但不好解释,当地华裔家庭也很难接受。

  相较而言,上门服务的“陪月&rdq中华娱乐uo;业务比较家庭化,很多家庭也不计较“月嫂”有没有证书,当然,拿到台湾或大陆“育婴师”证书的“月嫂”,远比普通月嫂更抢手,这也是这个龙年比较瞩目的新现象。

  不过,对“陪月”的要求在加拿大标准相当高。首先白金会语言要通,否则无法和新妈妈沟通,会产生很多误会、麻烦;其次,“月嫂”的精力必须特别充沛,因为需要全天候护理婴儿,半夜里最多每隔2小时就需起床照中华娱乐看(喂奶或换尿布);第三,新妈妈往往缺乏照顾宝宝的基本知识,“月嫂”不但要帮忙护理,还需时时加以指点。

  澳大利亚:

  空运鲜奶赴华试销

  巨大的龙宝宝商机,让本来已火热的中国投资者抢滩澳大利亚乳品业的现象显得更加炙手可热,同时,中国市场对优质乳制品的强大需求,还催生了一种新的销售方式,那就是直接将澳大利亚鲜奶空运到中国出售。据悉,澳大利亚老牌乳制品公司WCB,已经开始尝试空运鲜奶到中国试销,以测试市场反应。

  在澳大利亚的专业人士看来,龙宝宝催生的乳业商机不会仅仅是昙花一现。锐勤资本集团行政总裁马傅然说,到目前为止,他所接触到的中国投资者在澳大利亚进行的乳业投资的目盛京棋牌的,主要还是获得原料或成品来供应中国市场。由于消费者对乳品安全信心的建立并非一朝一夕,需要时间,从这个角度看,那么中国投资者所进行的投资行为将不会是一个短期的行为。

  新西兰与澳大利亚毗邻,其新西兰奶制品在世界上成本最低、出口量最大,2012年1月27日新西兰外资局也批准了上海民企鹏欣集团对新西兰克拉法农场的收购,但中国投资者对投资澳大利亚乳品业依然情有独钟,龙宝宝催生的乳品投资热在澳大利亚表现得更为明显。因为恒天然作为新西兰1万多名奶农共同拥有的合作组织,控制了新西兰超过九成的原奶供应,并且制定原奶的收购价格。这也就决定了投资者在新西兰找到合适的收购机会比较难。

  而澳大利亚的竞争格局相对开放,3家外资拥有的企业控制了超过五成的牛奶生产。迈高集团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牛奶加工企业,依然保留了合作社的组织形式,3000多个奶农既是集团的股东,也是供应商。迈高制定的原奶收购价格成为行业的基础价格,其他加工企业支付的价格通常比该基准价略高一些。奶农可以选择将原奶出售给任何一家加工企业,因此对新兴企业来说,其行业进入门槛相对较低。

  香港:

  “龙宝宝概念股”受追捧

  “龙宝宝”扎堆出生催生出可观的消费链,也推高了市场对婴儿产品相关公司的预期,港股具有“龙宝宝概念”的个股普遍大涨,而A股也有几家公司和“龙宝宝概念”沾边,龙年一开始,股市上就刮起了级别不低的“龙”卷风。

  里昂证券早前曾发表报告指出,龙年有较多人结婚及生育,提高了婴儿用品需求,可留意珠宝零售及婴儿用品的相关公司。不少分析员早在今年年初,便将婴幼儿消费股,列为今年潜力股。

  而相关公司更是发出实质利好消息。好孩子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宋郑表示,全年海外订单有信心取得双位数增长,内地订单表现更胜国际市场。鉴于龙年出生率较其他年份高5%~10%,预期龙年对于生意是个利好。博士蛙副总裁兼首席行政官吕奕昊则称,集团已推出与龙有关的儿童服饰,市场反应不俗,龙年效应正逐渐显现,公司业绩表现“不错”。青蛙王子也对今年毛利率前景乐观,集团董事长兼行政总裁李振辉说,预期家长对小朋友关注度不断增加,儿童用品消费不会受淡市影响,将趁龙年机会,适度加大0至3岁婴童产品的比重。

  珠宝商也不会放过这难得的商机。记者在“周生生”看到,除在龙生肖系列设计造型上下功夫,婴儿出生佩戴的吉祥首饰金锁、吊坠、手镯等也一应俱全。HelloKitty和迪士尼金饰产品也推出了婴幼儿系列。

  金利丰证券研究部董事黄德几表示,龙年对中国人有特别意义,出生人数也比其他生肖年高,尤其近年内地人均消费力提升,父母更愿意投放金钱在小朋友身上,婴幼儿用品市场在龙年极具增长潜开元棋牌力,行业前景乐观。

  耀才证券研究部副经理植耀辉亦表示,虽然龙年有“龙宝宝”炒作概念,但他认为即使不是龙年,婴儿用品的需求依然不减,同时内地大部分父母只有一个孩子,都会尽力给予孩子最好的照顾。

  概念加利好,让“龙宝宝概念”新年备受市场追捧。值得一提的是,好孩子国际等在港股受追捧,A股同样也有和婴幼儿业务相关的上市公司,如贝因美、山大华特、群兴玩具和星辉车模,也受到不同程度的追捧。

  不过与H股相比,这几只A股表现似乎要低调很多。但成都某私募人士表示,目前A股非盛京棋牌常活跃,游资对各类概念股的炒作开始白热化,从这个角度讲,“龙”卷风在A股或H股的风力级别,还有待观欧博平台察。